小婷的神秘男友

all等but nothing

猥琐男对喜欢的大美女yy她被各种x被路人x的色yu心里我还可以理解

喜欢一个美女就会yy她被帅哥x??

讲真我没看到你多喜欢美女,只觉得你还算喜欢这帅哥....
或者和喜不喜欢无关,只是满足文学创作欲望,美女帅哥的狗血故事总是好的
硬要从文看作者人品的话,我的逻辑就这样。

起码我以前粉棒子组合,为了文学创作欲望,因为有时候脑洞的故事比较贴别人的人设,还写过我完全不爱的两人的cp文,但我还真不可能写无爱的人的纯h文......

退一万步,对于不出本在lof免费写文的,你就是看着不爽也只能闭嘴拉黑背地吐槽,凭什么去骂人家作者,有没有教养???
世界都是你家都要看你的脸色做事吗?
那么请问小公主你啥时候收购lof?


还有哦,不管在哪个圈allx都是18x无禁忌肉文...要别人换tag的是不是尊贵的你们打错了tag啊?

ACHA:

#怎么肥四#

终于把这篇从微博搬过来Q3Q 最近缓慢捡起撸否……

其实刚开始大家以为是元凌X追命,后来觉得也许 元凌X陵越,再后来有机敏的道友察觉似乎是个大三角……严肃。

我用了机敏这个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追命的话无论和谁CP都会很粘师兄辣……


刑警林涛的幸福生活3

三年后,刘子光回来了。

和消失的时候一样没有预兆。据说是被海浪冲到了岸边,巡夜的人还以为是具尸体,拧着手电筒走进一照,竟还活着!
林涛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很难描述自己的心情,有点小激动,还有点小雀跃,夹杂了一丝小担忧,以及一点小疑惑。
但复杂的心情没有阻挡林涛在第一时间买了果篮代表警察去医院看望江北市好市民。
一进病房,又是被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从内到外依次是刘子光的父母亲戚啦,街坊邻居啦,江北热心群众(女)啦,以及扛着摄影器材的记者们。
这个刘子光怎么每次出场都要出个新闻呢?耍帅也不是这么耍的。林涛一边腹诽一边拨开层层人浪,终于看到了让警方牵肠挂肚的失踪人口。
刘子光黑了不少,像是在海上漂流了几个月似的,身材也精壮了不少,唇端和下巴蓄起了短短的胡须,可以说把小白脸的帽子甩到了太平洋,居然看起来有点性感。

“你被卖到哪个黑煤窑了吗?”林涛脱口而出。
“你是?”

看着刘子光认真疑惑的表情,林涛生生把我是你爸爸五个字噎了回去。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林涛惊恐。“我们第一次的相遇,那半个月的点点滴滴你都不记得了?”第一次有活在韩剧中的感觉,不免问出来的时候给自己加了点戏,带了点drama的效果。
刘子光和亲戚街坊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小光都记得我们,你是谁?”

经过多次盘问,林涛总算得出了结论:刘子光其他的记忆都没事,就单单少了自己跟踪暗访他这段时间里的记忆,还有,怎么消失的?消失前为什么要跑去火车站?消失后去了哪里,刘子光也一概不知。
“他可能是心理性选择性失忆。”医生说,“虽然核磁共振和脑电波检查结果都显示大脑物理情况正常,患者也许遭遇过一些外部因素导致选择性遗忘了一些事。”
在听医生讲完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术语解释后,林涛顿悟了,那就是医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失忆了。
这医生绝壁在耍自己。
或者刘子光联合医生在耍自己。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刘子光把医生和警察都给耍了。

绝对的高危人群啊,还是应该密切监视。当林涛把这次探病情况汇报给警察局长的同时做出了如上的提议。回到办公室也念念不忘:“你说这么多人,怎么就偏偏忘记我了?这里面肯定有古怪!”
胡蓉内心白眼,“快别给自己操什么男主人设了,你就跟人家打几个照面的交情,过了三年,人家不记得你也是正常。”
林涛觉得胡蓉的不以为然实在是太缺少刑警的敏锐性,“那你说说,他是为什么失踪的,失踪后去了哪里,为什么我们警方的天网系统监控都找不到他的身影?”
“……可能,穿越到平行世界了吧。”
“胡蓉,作为一名人民警察,能不能相信一下科学。”

一周后,相信科学的林涛又一不小心巡逻到了久违的烧烤摊。刘子光已经出院,又把这里盘了下来,倒是没把招牌给换下来,还是叫做地地道道。时别三年,江北金城武现在成了江北小田切让,女粉丝依然热情倒是少了一圈,来之前他问了胡蓉要不要一起追忆一下少女心,没想到花痴如胡蓉居然断然拒绝,说今天轮休要在家追南方有乔木。林涛只好带着新实习生方木过来了。

林涛一边巡逻一边继续暗中观察。
“你说,烧烤摊这小子,是不是看上我了?”
方木被问的一头雾水,一时之间拿捏不准林涛的看上是不是就是正常人理解的看上,“啥叫看上你了?”
林涛正色“不瞒你说,其实我是魔性同性恋。”
“你是.....啥??”
“魔性同性恋。”
“你再说一遍??”
“魔性....你妹,你小子玩我呢?”
“不是,林队。你这几个字分开我都认识,合一起我怎么就不懂了呢,这词汇太新潮了。”方木诚恳求教。
“就这么跟你说,你别看我这形象这么直男,可我从青春期有了荷尔蒙后,也就是上了警校后,那跟我示爱的男人,没有一个排,也有一个连.......”说着林队开始亿起了当年俏。这么说,我们林涛在警队那时候,但凡他走过了操场,口哨四起。但凡他踏入了澡堂,肥皂遍地。吸引人而不自知,不知道伤了多少少男的心。要不是自己洁身自好,可能早被警队高层辣手摧花什么的。
“林队,是不是有点夸张啊?”方木及时打断,实在听不下去这肌肉男的基佬版玛丽苏。
“夸张个屁”说着又想起刘子光,“你说他要对我没意思,总拿那小眼神瞟我干啥?你看他那眼神,含情脉脉,欲说还休的。”
“大哥,你这在人家烧烤摊前又不买东西跟个门神似的竖着,人不用眼神削你才怪呢!”


---------

放心本文只会有一个正牌攻林涛,其他人撑死了是暗恋。


佞臣3



https://shimo.im/QHfK1OygpmEvWNTL

突然双性,为了以后开车

设定是五改成了三,原剧实在年龄差太诡异
然后巫族类似于苗寨?反正不会飞不会法术不能转移时空了

刑警林涛的幸福生活2



胡蓉叽叽喳喳的实在是太影响办案了,林涛决定今天只身前往。

这边刘子光刚架好了烤炉,一滴雨下来,炭火滋地一声暗淡出一个黑点,扬手在空中试了试,雨就淅淅沥沥的落了下来。
江北是山城,雨一下起来就没完。刘子光果断决定今日收摊。隔壁摊位老板大概是看了天气预报,今日大门紧闭,没了桌椅板凳的遮挡,刘子光一眼就望见一个淋着雨还强行装逼的奇葩,这个奇葩还深情地看着自己的烧烤摊。
“喂!这麽大的雨,你扮什么情圣呢?“
林涛看了看身边,四下无人,只怕是在叫自己?千万不能露出破绽!暴露了侦察机密!于是林涛继续装逼,迈着大步玉树临风的走了过去, “我只是想吃烧烤了,就过来看看,哪知道隔壁老板居然没开门。只好等一等他开门。“
“你在雨里站着不动只为了吃烧烤?“
“谁说不能在雨中吃烧烤的?“林涛全然不顾自己头发都被雨水糊成一缕缕的搭在额前,说着偶像剧般的台词。
刘子光看着眼前这人,身高比自己还高一点,大概也有185,衣服被雨水浸透的贴着肌肉,怎么智商完全跟不上体格?都被这人鬼鬼祟祟又神经兮兮的样子给气笑了。招手让他进了铺面。
卷闸门拉上后,即使亮了灯也昏暗一片,狭小的铺面更像是一个存放桌椅炉具的仓库。林涛坐在唯一摆整的一张桌子旁,刘子光重新升起了炉火,炉上的香肠被炭火烘烤的滋滋作响,香气四溢。
虽然烟囱就架在了烧烤炉上,可屋子里通风毕竟不大好,呛着刘子光咳嗽连连,以至于刘子光端着烤肠走过来时林涛都看见了他眼尾被烟熏出的一点泪光。
怎么突然的觉得这屋子挤了两个大男人有点燥热呢?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这是企图用烤肠来做糖衣炮弹吗?林涛狐疑的看了看刘子光,伸手接过烤肠……
“噫!这烤肠真好吃。“

如果说林涛之前是暗访,那现在就是明察。自从吃了免费烤肠后更有理由每天等着刘子光出摊,收摊后还帮着刘子光背一背煤气罐什么的,明为烤串打折实为刺探情报。

就这么明察暗访了半个月,除了撸串肥了三斤以外,一无所获。目标对象既没有参与什么帮派活动,也没搞什么非法聚会。赌博嫖娼等滥行一概没有,甚至连地沟油的小辫子都抓不到。不仅如此,林涛每天早出晚归的跟踪,越发觉得刘子光人品简直闪闪发光,他收养了一个非洲难民,还给一个疑似失孤的乞丐当便宜儿子,对父母孝顺,对兄弟义气。摆摊赚点钱都舍不得给自己买点好衣服,反而经常接济棚户区的孤寡老人和贫苦群众。

这tm是个住在汉子身体里的菩萨吧!江北给了个好市民奖都亏待了他,应该给他感动中国十大杰出人物的。林涛越想越觉得刘子光简直真善美,是这个肮脏欲望的都市丛林里唯一洁白的光。要是个女的,还真想娶回家了。不知道为啥就脑补了刘子光贤良淑德满是爱心给自己老妈捶背洗脚的样子,然后一阵恶寒。

“你说,没事脑补别人伺候自己老妈,是什么心理?”
“你这是直男癌晚期了,得治。”

凌晨六点,车站广场。林涛一边观察着案发现场的尸体,一边接受着胡蓉的猛力吐槽。时不时回头对警员喊一句“左边小腿有被切下一整块皮肤的痕迹,记录一下。”,正好瞄见一个白色身影往穿过广场往对面火车站走了过去。
林涛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拉开了警戒线就追了出去。“刘子光?”前面的人停了一下,回头望了一眼后反而加快了速度。林涛确信了这个人就是刘子光,可始终没追上,看着他的脚踝消失在了车站里。

刘子光失踪了。与其说是失踪,不如说是消失更为准确。因为当天林涛目睹着刘子光跑进了火车站,之后便没了踪迹。江北市刑警大队联合着交警支队上下百来号人对着天眼系统的录像排查了七天七夜,愣是没找到一点蛛丝马迹。一个大活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走进火车站后,就这么人间蒸发!

这又不是哈利波特,怎么会到了火车站就消失呢?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也只能按失踪处理。警察仓促结案,一开始还有点风言风语,传言有说刘子光可能是国际特工,因此能躲过天眼的侦察;也有说刘子光惊动了党中央,被国安局收编执行秘密任务去了,警方为了掩人耳目弄了这么一出;还有说刘子光跳轨死了,尸体都七零八落,因为惹了不该惹的人,警察为了平息事态匆匆结案。市井八卦分析的头头是道,林涛有时候都会恍然觉得会不会真相就是这些传言这样,而自己也是不知情的一员,或者自己也是某个大局中的一枚棋子。

一个月后,当最后一束人们自发摆在火车站纪念刘子光的花束都枯萎糜烂地从垃圾车随着其他垃圾一起倒入掩埋场的时候,关于刘子光的一切都重归风平浪静,连刘子光失踪后关门的烧烤店又换了老板重新开张,“地地道道烧烤“,林涛经过的时候对着新招牌念出了声。竟想不起来以前刘子光的摊子叫什么名字,又或者压根没有过名字。慢慢的对于刘子光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存在过,林涛都产生了怀疑。

刑警林涛的幸福生活


刘子光在江北市火了,一人勇斗犯罪团伙,猛追了嫌犯30里路,以一己之力制服五个持刀歹徒的英勇事迹在江北市电视台轮番播放。自此以后,不管是哪条道上混的无一不敬他一声光哥,光哥真汉子,铁血史泰龙!而女孩子们则对电视上刘子光帅气的脸蛋和挺拔的身材品头论足,以前高土坡的女孩子们就私下里偷偷给热心肠爱打抱不平的刘子光取了个外号叫高土坡张震,这个别称通过各种私密朋友圈和女性论坛的传播,现在变成了江北金城武。总之无论男女老少,人人都爱刘子光。他是人民的英雄,是江北之光。

可江北市刑警支队却不这么想。这边警察局长刚给刘子光颁发了见义勇为好市民锦旗,对着记者菲林笑得一脸褶子,那边刑警林涛同志就接到了市局下的红头文件。大意是刘子光同志个人英雄主义,既不符合构建平等和谐社会主义精神又扫了警局的威严,而且刘子光这个人社会成分复杂武力值较高,恐怕他参与什么社团,需密切监视。
林涛觉得这是一个艰巨的政治任务,需要引起强烈的重视。这不刚接到任务,就带着他的搭档胡荣准备光顾刘子光的烧烤摊,打算先知己知彼。

对于这项任务,胡荣就显得完全没有林涛有激情了,一路上就在抱怨着“我们可是刑警,居然要我们去调查一个烧烤摊小老板““调查什么?地沟油吗?”“我看总局就是吃饱了撑的,有病。”“我说林涛,怎么这种事情你就想到了我呢?可以换人吗“……直到翻着档案看到了刘子光照片才闭嘴惊艳,”卧槽!他长得这么帅的?!“下一句就是”那我们这要密切监视,林涛你车开快点。“把林涛刚准备进行思想动员的话噎进了喉咙,只能闷闷顶了句”长的帅又不能当饭吃,还不是只能摆烧烤摊?“

事实证明,长的帅确实可以当饭吃。帅哥烧烤的摊位人头攒动,隔壁的摊子冷清的只有苍蝇光顾。林涛被秒打脸后一屁股坐在隔壁板凳上赶走了苍蝇,老板看着他都眼睛发光,仿佛沙漠里看到了绿洲。
“欸我们为啥不去光顾刘子光的摊子?“胡荣撅着嘴表达不满。”坐在这里,低调,有距离又能很好的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林涛一本正经的分析,不想承认就是不想给刘子光贡献一点收入。

隔壁老板也是可怜,以为好不容易来了生意,没想到来了两奇葩。坐在人家位置上对老板殷勤询问视若无睹,居然还舔着脸喝起了桌上的免费茶水!林涛边砸吧着喝着茶边观察隔壁刘子光喃喃自语:
“不像啊。“
“什么不像。“
“不像金城武。”大概林涛本人都没意识到自己语气里的嫉妒了。
“对,他比金城武更帅~“胡荣一脸迷醉的说。

实在是不懂现在小姑娘们的审美。眼前这位把自己警花同事迷的七荤八素的男人不说别的,首先衣服就穿得土了吧唧的,班尼路的上衣还被炉火星子烧出了几个洞,配着个大概是路边摊买的皱巴巴的沙滩裤,一双双星的球鞋。自己脚上的乔丹限量版就可以把这货的品味甩出十条街。然后呢,一个烧烤的不该是油腻腻脏兮兮的吗?这人脸上却光洁干净,白白净净的,隔着这么远都看着他眼睫毛投下的阴影了。啧,小白脸。自己小麦肤色,这肌肉,这型男的荷尔蒙怎么这些女人就get不到呢?

然而这一切缺点都不妨碍胡荣看着他犹如天神下凡。特别是刚才刘子光大概觉得热了,擦了擦眉间的汗,随意的往衣服上一抹,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脱下了脏污的T恤,露出了精瘦的完美身材,带着汗液的胸肌和腹肌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闪瞎了林涛的眼。

看着胡荣带着“哦我的小宝贝居然还有这么多惊喜“的花痴表情看着刘子光,林涛嗤之以鼻,“装x“。烤个串而已,还脱衣服!以为自己是个鸭?

总之这一次的行动在林涛的低气压中提前结束。胸肌腹肌,林涛不仅有,还每一块都比他刘子光大!归根结底,还是小白脸吸引女性。别说这刘子确实生的不错。脸就巴掌大,还算有棱有角线条分明带着男人味,鼻梁高挺,可眉眼实在娘炮,眉毛弯弯,目含秋波的,特别是薄薄的红唇,还总是被咬着,精致的跟个女孩子似的。林涛想着想着竟然也开了窍,长这样虽然没自己有男人味,好歹也算有点味道。但什么味道,一时半会说不出。

一日后林涛心胸开阔,决定不再与城北刘公比美,再次投身到侦察事业中,这次一定要抓到不法摊贩刘子光用地沟油的小辫子。







--------

看了光哥新造型,敢问谁不想草他?
放心,光哥第三集回来就黑了。
本来想一发完撸到现在决定放出来睡觉

佞臣2,车

“凌儿,你可知这是何物?”
天帝从怀里掏出两块光滑的石头,此刻正在掌心里相互感应着震动。见元凌错愕地望着他,“此乃巫族圣物,芙蓉石与月华石,是你母亲的东西..”
天帝举着两块石头细细端详了起来“月华石会感知周遭环境,受温度高低而震动。而芙蓉石呢则与月华石感应....”
“这本是巫族观天象的圣物,可你的母亲呢,却用来与你父亲私通。”
天帝冷笑了一下,嘴角扯出一个残忍的弧度“你母亲,你们,真是骗的我好苦啊!而你母亲直到现在都没有告诉我真相,若不是....”天帝欲言又止
“凌儿,你杀了朕的儿子,不会真的觉得跪跪列祖的牌位就可以赎罪吧?”

https://shimo.im/gOd38EkAMkwoUeML


十一皇子元澈的马车自从元凌进宫后就一直候在宫门外,他实在拿不准父皇会怎么处置四哥。虽然宫闱传言四哥是父皇最偏爱的皇子,从小到大,众皇子中只有四皇子能在天帝寝宫过夜。可自己所见父皇对四哥实在严苛,不仅月奉比一般皇子都少得多,平时皇子们犯错父皇也只罚四哥....这边正想着,就看到元凌步履蹒跚的朝自己走了过来,十一忙跳下车打笑道,四哥不行了呀,只是跪了五个时辰,腿都发软了吗?
元凌没理他,像是极乏了,上了马车便倚着车门闭了眼,看着十分脆弱,十一自讨没趣,只好悻悻地帮他四哥拉上了薄被,驾着马车离开了…
夜色里皇宫离他们越来越远,像一头注视着猎物又按兵不动的野兽一般盘踞在城中,压着人喘不过气来。

佞臣

宫里人都说,是四皇子杀死了元汐。
那天元廷四岁,祖母殷贵妃一大早的将他梳洗打扮好,说父亲终于要回来了。元廷牵着母亲的手等候在宫门外,迎接自己大胜而归的父亲。
却只等到了他的尸首。
而杀父仇人却高高在上,是受万民敬仰的大魏战神。他骑在纯黑的战马上,面如凝脂,雌雄难辨,那是一种壮丽的大美,仿若佛堂里供奉的神像。
汐王妃和殷贵妃哭的撼天动地,元凌才下马淡淡说了句“请节哀”,面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
殷贵妃夜里拉着元廷的手哭诉:“妖女祸国啊!”

大魏皇后早逝,天帝独宠莲妃。皇室宗法一向是有嫡立嫡,无嫡立长。可到了元凌这,似乎要乱了规矩。元凌排行第四,老大老二早夭,前面还有老三元汐,元汐之母殷贵妃为三朝元老之女,按理是最佳皇后人选,可后位一直空悬,皇帝更是迟迟不立储,却一直让四皇子元凌掌握大魏最高兵权,玄甲军只听凌王一人号令,帝王的偏心可谓朝野皆知。就好像这次三皇子元汐意外死于战场,贴身心腹亲眼所见是四皇子元凌所杀,一时之间谣言四起,可天帝也不过罚他跪于宗庙,面壁思过。

月凉如水,天帝摆驾奉先殿。守夜的宫女们刚要跪迎圣驾,被先帝贴身太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便识趣的速速退下。
贾公公带上门的那一刻,元凌正回过头来。

庙堂前烛光明灭,越发照的人似夜里的鬼魅。天帝定了定神,才就着烛光看清了这朝思暮想的人....本就是窄肩细腰,穿上战服倒也不觉得,此刻脱下来换上便装,显出了手了盈握的纤腰,几两肉全长在了臀部上,行军三个月,硝烟黄沙的,倒显得养得更水灵了些,露出来洁白的手臂和修长的脖颈肤如凝脂,在夜色里竟像是如玉一般淡淡的泛着光。头发简单的梳了个髻,没有繁重的缀饰更显得清丽脱俗。
元凌跪了约莫有三个时辰,平时天帝觉得勾魂摄魄的一双吊俏桃花眼此刻也泛着疲惫,眼底还有浅浅的阴影。

元凌只和天帝对视了一眼,便回过头继续凝视着皇家列祖列宗的牌位。只听见身后天帝唤他“凌儿”,身体条件反射的一颤。
元凌最听不得天帝用这种抑扬顿挫的声音一本正经叫自己凌儿,从儿时起,但凡皇帝这么叫,总免不了受一番.......羞辱。
此刻天帝踱步到元凌伸手抬起他的脸,逼得元凌与自己对视。“这次元汐之死,你可有什么解释?”
天帝见元凌不答话,又说道“呈上来的折子说你暗通梁国,为夺太子之位,刺杀手足元汐……你可知,这是死罪?”
“君要臣死,臣无话可说”元凌垂着眼答。
“哈哈哈哈好一个无话可说!”
天帝抽回手背过身去“那朕要是要些别的呢?”




【草凡婷】不正常关系(一)含NTR

太棒!

一个小号:

试水篇转自己可见了,这篇在之前的基础上添加了后续。可能会写一个中篇吧……这篇可以当作一个独立的pwp来看。




未成年自觉/三观不正/很雷/NTR


http://wx4.sinaimg.cn/mw690/006AlaDYly1fitzqrw2dyj30c83gcjwg.jpg


不知道会不会被日= =

我们小婷肯定交男朋友了

999朵鲜花没有粉丝认领。到底是哪个野男人送的

999朵要提前送到小婷房间,必须先跟大伦或者冉丹说好吧。所以证明男朋友大伦都知道了!
你送999朵不能直接送到宾馆吧前台不收的,也不能直接叫花店快递然后让快递打电话给大伦接收吧??


所以必须是男票开着跑车亲自送过来!!然后和大伦安排好偷偷放在小婷房间给他一个惊喜!!天哪爆炸甜

这波白富美婊的狗粮吃的心服口服